首页 正规股票配资 正文

雷军在微博卖手机,我在股市卖小米

超过90%小米股东,根本不清楚载小米航行了九年的船要沉!

 

一个和善、克制、温文的人,为何会变得高调而攻击性十足?大抵是巨大的威胁袭来。此情此景,即当前小米集团-W(01810.HK)的写照。

 

红米note7发布会开启了一个新的纪元,小米集团老雷、卢十瓦等一众高管罕见的开启硬刚华为奇妙旅程,此间制造了不少金句,好似“生死看淡不服就干”,就像“把外国车牌贴在手机上就卖1万块的使用价值是什么”。

 

吊诡的是使尽一切公关招数之后,蓦然回首,岛主发现载着小米航行九年的船(手机业务)下沉的更快了!这破船一旦下沉,你猜怎地?“铁人三项”的循环逻辑亦或葬身鱼腹。

 

逻辑碎了还会自我修复,但这中间的时间成本却是无法忍受的。岛主亲身经历,承载上市公司的灵魂业务一旦失去动力,受限于聪明资金抛盘、估值切换、市场逻辑混乱、新业务生态认知等重点路径不明朗,股价在一两年的时间里都很难有效上升。

 

基于此,虽然雷军辛苦的帮股东在微博卖手机,岛主还是在股市卖掉了小米。当初把携程捂在被窝一年半载,也没下出个蛋的悲惨经历让岛主明白,撞到天花板的中年危机,不那么容易捱过去。

 

小米手机出货量滑坡

 

红米note7发布会上,雷军撂了许多狠话:“我们痛苦的是经常被黑;说真话,性价比和友商无关;友商促销员培训第一句话是一分钱一分货,这样攻击小米;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;要不要吊打荣耀8X,算了吧给他们留点面子”。

 

攻击营销,小米集团的攻击营销至此拉开序幕,前锋大将是2019年才正式入职的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。

 

卢伟冰上一份工作是金立集团的总裁,再以前还在天语手机和康佳集团担任过高管,活脱脱的手机界老炮。这么一个妙人,不说别的,手撕华为没有更适合。

 

老卢也不负众望,用实力赢得“卢十瓦”的称号。


所谓卢十瓦,说的是针对华为荣耀9X的10W充电功率这个槽点,一周之内以他为首的高管来来回回疯狂安利了8次而得其名

 

当华为余承东吐槽小米MIX环绕屏没有实用价值,卢十瓦回发微博反击:把一个外国车牌贴在手机上就卖1万块的“使用价值”是什么?


网络上流传着一张叫做《双标狗》的图片,专门收集吃瓜群众对小米华为的相同点,给出的不同评价。不知道是好事的群众还是谁做的,有点秀。

 

小米的外在好似《毛选》所言与天斗、与地斗、与人斗、战天斗地,其乐无穷。

 

真实境况与外在表现却恰恰相反,斗,不是出于快乐,而是不得已。即使不得已的斗了,也未扭转局面,而且再也不能回到过去:

 

据国金证券数据,2019年4月至9月,华为手机出货量份额继续保持超然地位,小米连续五个单月手机出货量份额下滑,从17%跌到10%。甚至连苹果都打不过,低端机出货量居然赶不上高端机,耻辱的被挤下殿军座位。

 

目前小米手机的困境是,高端机扛不起大旗,小米9累计销量500万台,远不如去年小米8。尴尬的是,当前红米Redmi品牌在小米手机里的份额不断上升,还有不到80天全国人都奔小康,消费能力再次大步提升,小米手机靠低端撑台面的模式恐怕会更难。

 

超过90%小米股东,根本不清楚载小米航行九年的船要沉。

 

铁人三项葬身鱼腹

 

小米的上市文件开篇《来自董事长的公开信》这样介绍自己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“铁人三项”商业模式:

 

“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,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。尽管硬件是我们重要的用户入口,但我们并不期望它成为我们利润的主要来源。我们把设计精良、性能品质出众的产品紧贴硬件成本定价,通过自有或直供的高效线上线下新零售渠道直接交付到用户手中,然后持续为用户提供丰富的互联网服务”。

 

看起来很复杂的一大段话,其实一点不复杂,它的意思是:用高效的渠道把硬件低价卖给用户,然后通过互联网业务赚钱。

 

好死不死的是手机业务不给力破坏了这一经典模式的美感。

 

2018年以来小米手机存量市场的份额是一条大直线,无增无长,不喜不悲。

 

智能手机业务线不能稳定持续感动新用户,直接导致互联网服务的平庸。因为后者是靠广告和边缘游戏支撑,核心竞争力不强,走流量的逻辑。


2Q19财务数据一览无余,智能手机收入320亿元,增长5%;互联网服务收入45.8亿元,增长16%。

 

铁人三项商业模式,少了一条智能手机的腿,寄希望于收入规模不到智能手机一般的IoT单腿驱动,雷老板是否会一边艰难卖手机,一边心里狂呼“我好南呐”

 

岛主“失去的两年给大家提个醒

 

坚定持有小米也许不会输太多钱(30%波动不少见,风险自己把握),这是它生产高性价比商品对用户的核心价值,以及回购决定的。但很可能输掉时间。

 

岛主亲身经历,承载上市公司的灵魂业务一旦失去动力,股价就很难有效上升

 

  • 聪明的资金不管是通过远见、爬虫亦或内部信息,会率先察觉到问题形成抛盘压制股价。


  • 此时市场基于不同业绩预期的定价激烈交锋,等待信息可见度更高,业绩数值呈现时,估值向下切换。


  • 期间的市场逻辑是混乱的,技术方、资金方、价值方轮番主导股价。


  • 最终新的业务生态认知,在争论碰撞中逐渐确立。

 

当初岛主在把携程捂在被窝一年半载,也没下出个蛋的悲惨经历中明白,撞到天花板的中年危机,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。从腾讯和百度这两大互联网公司的身上,也能看到这一点:

 

腾讯游戏的船在此前版号停滞审批时停了,股价开始暴跌。百度PC信息分发的船停滞了,所以股价很难上去。